罗格营地滴二百二十六章再回罗格营地

100

「愣著幹什麼?上啊!」

白辰看幾個傢伙被嚇住了,頓時氣得夠嗆,這些豬隊友關鍵時刻一點兒都靠不住啊。

聽見白辰的呵斥,幾個冒險者才回過神,怒吼一聲給自己壯膽衝上去。

「老娘們,戰鬥結束了!」

白辰咬著牙衝上去單手用力摁住女伯爵的腦袋,一隻手抓住女伯爵的一隻手向後一擰,最後單膝跪在地上,不過膝蓋卻壓著女伯爵的手掌。

「殺了她!」

「該死的女伯爵,去死吧!」

「我的大刀在意飢餓難耐,魂魄去兮!」

一羣冒險者就像打活靶子似的,所有的兵器技能全對著女伯爵用出,女伯爵重傷了,白辰也重傷了,白辰能制住女伯爵的時間不會太長,當然了那是再兩人公平戰鬥的情況下。

怎樣彌補強弱兩個人的差距?

一種方法是讓弱者變強,還有一種方法是讓強者變弱,白辰就是用的第二種方法,全盛時期的女伯爵比起普通的冒險者要強大很多很多,但女伯爵重傷之後也就比普通的冒險者強大很多罷了。

「該……該死,的……卑鄙……人類!」

女伯爵的眼睛射出無窮無盡的怨恨,口中鮮血一口一口的湧出,兩隻眼睛被鮮血遮住,讓她看什麼都是血紅血紅的,透過殷紅的鮮血她正看見她的小兵已經到了……

「咔嚓!」

白辰用力把女伯爵的脖子扭斷,女伯爵無力的掙扎兩下,身體一軟後一動不動,身體周偉開始爆出一堆堆的金幣,而女伯爵的身體化作一道黑色的氣息,地面上留下三枚符文還有兩件銀色的裝備。

白辰把符文和裝備拿走後,看都沒看還在爆的金幣。

「走,先撤離這裡,過會兒再回來。」

「走!」

紅艷等人看見白辰向出口跑去連忙追上,女伯爵爆的東西全在他身上呢!

出了地牢白辰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,紅艷等人也坐在周圍裝作渾不在意的模樣。

足足歇息了五分鐘白辰翻身起來,把兩件裝備和三枚符文拿出來讓衆人看了看然後道:「裝備我和墨菲兒不分了,這三枚符文歸我。」

「這……醫哥,你也太貪了吧,好歹讓出一枚符文吧。」紅艷有些不高興的說道。

「你竟然敢說主人貪心?!」

白辰還沒反應呢,墨菲兒早就怒了,騰地站起來指著紅艷道:「你說說你,有什麼臉要主人拿出符文?!主人把女伯爵從地牢五層引到一層這個功勞就能占三成,主人扛住了女伯爵所有的攻擊,否則你這小身板能擋住女伯爵一招?這又占四成吧。」

「主人的攻擊呢,能夠殺死女伯爵主人的傷害得占了一半,這又占兩成,要是我能給你們一件銀裝就算便宜你們了!貪心不足!!」

紅艷看向其他的冒險者,其他的冒險者神色如常根本不想攙和進來,心裡不平衡的只是紅艷罷了,一些實力很渣的冒險者對於自己也能和紅艷分的空間幣一樣多,那叫一個滿足,哪裡會質疑白辰的分配。

「罷了,就按照醫哥所說的分配吧。」紅艷灰心的擺擺手不再多說什麼。

「既然沒意見那就走吧。」白辰走了兩步突然扭過頭又說道:「對了,如果你們對我有意見,立刻說給我,大家好聚好散,我立刻走人,如果某個人對我有意見,也請自己自覺的走人。」

紅艷腳步一僵臉色煞白的看著白辰,其餘的冒險者不著痕跡的遠離紅艷幾步,和白辰在一起不說賺多少空間幣吧,最起碼很安全,況且白辰給的也不少,這麼粗的大腿不好好抱緊還挑眉毛挑眼的,簡直有病啊!

如果沒有自己,紅艷憑藉自己強大的實力會比現在的收益高,不過白辰敢肯定,其餘人的收益要遠遠少於現在。

白辰說了紅艷一句就懶得再搭理,女伯爵爆了好多東西,他們都被銀裝和符文吸引了,而忽略了強化石羅格營地,女伯爵足足爆了52個強化石,算上一路上林林總總收集的強化石,白辰現在已經有了125枚!

三枚符文也不錯,屬性比起他偷的那兩個還好。

防禦之符文:增加50點護甲,可鑲嵌部位:盾牌、上衣。

蝮蛇之符文:增加30點毒素傷害,可鑲嵌部位:武器、手套。

銳利之風:增加10%攻擊傷害,可鑲嵌部位:武器。

「叮,任務二開啓,殺死安達里爾,開啓第二幕。任務獎勵:視貢獻值獎勵1-100點榮譽值;失敗懲罰:無。」

正在趕路的衆人一個趔趄,不敢置信的看著系統發布的任務。

「我去,這是要玩死咱們啊?!」

「殺安達里爾?!這怎麼可能!」

「那麼強大的怪物根本不是現在的咱們能夠殺死的啊。」

所有人吵鬧一番後全都看向白辰,安達里爾和別的boss不同,而是暗黑2中頂級boss!

「看我幹什麼啊?憑咱們是沒辦法幹掉安達里爾,但別忘了土著,土著的力量比咱們只大不小,而且土著比咱們更想幹掉安達里爾。」

「那倒也是,第二個任務的關鍵就是看能否說動土著了。」紅艷認同的點點頭。

「別浪費時間,當務之急是先回羅格營地才是正理。」白辰催促一聲,一羣人也連忙朝著羅格營地的方向急馳而去。

只趕路不殺怪,更不殺boss,以第三空間的實力一路上有驚無險,等到第二天夜晚,衆人已經看到了羅格營地的輪廓。

「呼~~奶奶的,終於到了。」

「哎呀,這下可以歇歇腳,好好休息一番了。」

「今天酒館,我請客。」

「醫哥,你要不要也去喝一杯?」一個冒險者沖白辰發出邀請道。

「算了,你們去吧,我還有點事。」白辰搖搖頭拒絕道。

到達羅格營地後,衆人定好時間後紛紛散去,各自去找樂子去了,這些天都是打打殺殺,確實需要好好休息放鬆一番。

白辰朝著羣雄聯盟的方向走去,讓白辰意外的是紅艷也跟著自己。

兩人到達羣雄聯盟時,讓白辰意外的是,羣雄聯盟的門口熟人不少呢。

第九空間的女法師臉色陰沉的瞪著站在大門的那個冒險者,拿著銀色斧子的壯漢齜牙瞪眼,大有出手的意思。

「你們什麼意思?!」女法師一字一句的冰冷問道。

「不是說了嘛,聯盟已經歇班,有什麼事明天再來吧。」擋在門口的冒險者敷衍的說道。

「喲,真是那裡都有你們啊。」白辰笑著沖女法師等人招招手。

「是你?!哼!」女法師不爽的哼了一聲扭過頭,他們最終花費大代價幹掉了鐵匠,事實也證明她猜對了,鐵匠的火爐旁邊根本沒有什麼鐵錘。

「羣雄聯盟真有錢啊,竟然養了幾條冒險者當狗,餵,你們主子呢,我要見他。」白辰對著第五空間的冒險者們呵斥道。

「你說什麼?!」

第五空間的冒險者紛紛拔出武器對準白辰羅格營地,奶奶的,說話真損,竟然罵他們是看門口,這要是在城外肯定把這丫的大卸八塊。

「喲呵,還想動手啊?我站在這裡不懂,你們碰我一下試試。」

笑話!羅格營地有羅格巡邏,在這裡發生械鬥,他們是不想活了是吧。

第五空間的冒險者氣的夠嗆,真想過去給白辰身上捅出幾個窟窿,正在這是第五空間的一個男子從遠處走來,笑意盈盈的沖白辰和第九空間的冒險者們拱拱手。

「諸位,我知道你們是拜訪羣雄聯盟,我們現在屬於羣雄聯盟,沒有上面長老發話,是不能放你們進去的,而且你們進去現在營地一個說上的話人都沒有,不如明天再來,我們肯定不會阻攔諸位。」

「醫哥,怎麼辦?」紅艷看著白辰問道。

白辰踮著腳向裡面瞧了瞧,沒發現有熟人,也是,當初羣雄聯盟才有幾個人,現在羣雄聯盟可是羅格營地最大的組織,人數增加了幾倍有餘。

「明天再來也一樣,一晚上而已。」白辰沒當回事的聳聳肩。

看白辰離開,第九空間的冒險者們冷哼一聲,又瞪了白辰一眼,這才扭身離開。

看著離開的白辰和第九空間的冒險者,第五空間的那個男子露出一絲冷笑。

離開羣雄聯盟白辰和紅艷分開,來到恰西的鐵匠鋪子,裡面人聲鼎沸,無論冒險者還是土著,一天戰鬥結束都會來這裡修理修理裝備。

白辰笑嘻嘻的上前打招呼道:「餵,恰西,好久不見,還記得我嗎?」

恰西扭過頭看著白辰皺著眉頭道:「你……是誰?」

「哇哈哈……」

周圍的土著和冒險者頓時抱著肚子哈哈大笑起來。

「小子,想拉近乎你找錯人吧。」

「恰西大姐這裡一天接待這麼多人,你小子瘦的跟柴雞似的,誰會記住你啊。」

「混蛋,帕克倫你是不是想死了!」恰西羞怒的揚揚手裡的錘子。

「沒事兒……」白辰依舊笑呵呵道:「忘記我沒關係,這把錘子你還有印象嗎?」